中房报·人物特写
A+
毛大庆的后万科时代:从一粒包子开始“再出发”

中国房地产网

2021-12-02 17:49

如果这个生意能够在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持续生存发展,就已经有足够的商业价值了。

如果这个生意能够在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持续生存发展,就已经有足够的商业价值了。

毛大庆的后万科时代:从一粒包子开始“再出发”

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图片来源:中房报图库)

刘伟/发自北京

两个多月前,寸土寸金的北京朝阳国贸5L美食城,一家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包子铺悄悄开张。起初并没什么注意的店铺,当前正因为“毛大庆”三个字越来越吸引外界的关注。

11月30日,下午2:30左右,优客工场创始人、董事长毛大庆再次来到这里,为他自己的包子铺“打CALL”。

毛大庆最令人熟知的是其前万科高级副总裁的身份,2015年,毛大庆放弃千万年薪,离开万科创立联合办公品牌优客工场。此番毛大庆跨界闯入零售领域,引起许多人的想象。

不过,毛大庆本人在回应媒体时表示,这个事情并没有很复杂,主要从小喜欢吃家里做的包子,而且姥姥做的包子在多地都很有名气。

值得注意的是,12月1日,优客工场收盘大涨48.25%,报0.98美元/股。就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优客工场相关人士,但截至发稿未能获得回复。

星库空间(Thinkool)创始人兼CEO白羽在受访时表示,在经济大环境冷淡的时候,一些创新的行业压力会比较大,反而一些关乎民生的零售行业相对会坚挺一点。所以在共享办公主业仍在摸索的情况下,做一些多元化尝试,背后不一定需要有多大的战略协同效应,可以看作是一种多样化的试错和新机会的挖掘。所以做包子这件事,就是从做包子这个生意本身来评价是最为理性的,不用去联想太多其他的延展。

谈及毛大庆的创业历程,接近优客工场的一位人士对记者称,“毛总(毛大庆)很努力,也很辛苦,但是他选择在共享办公领域创业,不是人们想象的新科技公司概念。今天我们回过头看共享办公的赛道,其实并不是个优质的赛道,没有一家跑出来的,包括海外的WeWork。”在他看来,“其他做的都是情怀的事。”

主业之外的布局

创立不久的毛大庆包子铺,目前产品品类还比较简单,主要有鲜肉咸蛋包、椒气包、婆婆麻麻豆腐包、毛奶奶秘制鲜肉包等6款包子,价格在3.5元到8元之间。同时,店铺还提供像小米粥、豆浆和凉菜等传统早餐食品,以及多款咖啡,满足年轻人对早餐的多元化需求。

不过,这家普通的包子铺并非表面看起来的那般简单。

企查查显示,毛大庆包子铺的运营主体为颐禾(北京)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6月12日,注册资本为260万元。其实控人为毛大庆创立的优享创智(北京)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优享创智”),持股比例为51%。

优享创智为共享际(5Lmeet)的运营主体,同样为毛大庆所创立,为房地产空间服务品牌。从2015年12月成立至今,共经历了6轮融资,总融资金额超过11亿元。

其投资机构中,包括红杉基金、真格基金、领势投资、星牌集团等多家机构,与毛大庆主业品牌优客工场的投资机构重合。

资本纷纷加持的原因,与包子品类的市场潜力密不可分。

机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早餐市场规模可达2万亿元。据英敏特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早餐市场销售额达 1.75 万亿元,2015-2019年复合增长率为7.1%。除了刚需和潜力,包子的最大优势是可标准化。

包子铺之外,2021年9月27日,优客工场还曾宣布以亿级估值并购北京连锁餐饮品牌“晓寿司”,布局C端市场,打造全品类产品全场景闭环。

此后,毛大庆还发布多条微博,为“晓寿司”招揽合伙人。刚宣布布局餐饮,创始人就开包子店,这也很难不让人产生某种联想。因此,有观点认为,毛大庆包子铺或许是优客工场从B端到C端的一个尝试。

不过,翻看毛大庆的个人社交平台可以看到,毛大庆的业务范围相当广泛,除了优客工场、共享际、包子铺之外,还涉及民宿、农产领域。

同样在共享办公领域创业的白羽对记者透露,强调生态和资源联动的创业商业模式,过去几年成功的案例非常少,所以现在大家倾向于聚焦在商业本质上。他认为,毛大庆做包子铺,最直观的理由就是他看好这个生意。从现在的市场反应来看,确实包子卖的不错,经常售罄,这是有一个很好的开端。如果这个生意能够在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持续生存发展,就已经有足够的商业价值了。

闯进不成熟的赛道

毛大庆最深入人心的身份还是房地产从业人士,尤其是他曾担任万科的高级副总裁。经过20多年的房地产职业经理人经历,让毛大庆在此后的创业中,也与房地产难舍难分。

2015年,毛大庆离职万科后的首个创业项目优客工场,可谓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在毛大庆宣布创立优客工场的第二天,阳光100集团常务副总裁范小冲就为其提供了一个8000平方米的场地,首创集团董事长刘晓光、万科创始人王石都曾为其站台。因此,毛大庆也将他的创业称为朋友圈创业。

起初,优客工场实行的是共享办公空间的“二房东”商业模式,其主要营收都来自于办公室租赁模式。不过,后来逐渐向轻资产方向转型发展。

据统计,优客工场先后共获得17轮融资,融资总额超53亿元,估值32亿美元。2020年11月24日,优客工场正式登陆美股,成为全球范围内的“联合办公第一股”。开盘报9.25美元/股,截至收盘报8.3美元/股,上市首日下跌4.82%,总市值6.18亿美元。

然而,此后优客工场股价却接连下跌,截至2021年11月30日收盘,优客工场收跌3.08%,报0.63美元/股,市值仅0.54亿美元。这也意味着,距离上市之初,优客工场市值蒸发超90%。

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作为中概股,优客工场在美国资本市场上,由于中美的关系紧张,不容易获得投资者的认可,所以有这种表现,也不足为奇。

招股书显示,优客工场2019年实现营收11.67亿,净亏损8.06亿元;2020年实现营收8.77亿元,净亏损5.08亿元,而最近刚公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营收为2.53亿元,净亏损为1.7亿元。虽然亏损幅度同比不断收窄,但是始终没能实现扭亏为盈。

创业不可谓不难,毛大庆曾在其个人媒体平台撰文,开篇即提到:“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没有被投资人骂到衬衫湿透的创始人,不足以谈创业。”

白羽认为,共享办公由Wework开启,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创新。它提供了企业灵活和分布式办公模式,而且兼具环境和创意的解决方案,从需求和形态上来讲,它是成立的。但是从商业逻辑上来说,Wework做了一个很坏的示范,那就是大规模融资,以较重资产的模式盲目扩张,导致严重亏损。而且Wework在中国曲高和寡,完全无法融入政策环境中。时至今日,Wework仍在持续亏损,所以资本市场对Wework这种做得越大,亏得越多的模式,趋于冷淡。

但国内共享办公企业实际上还是做了很多不同于Wework,更贴近于中国国情的创新,轻资产模式所占比重也远高于Wework,未来共享办公在中国能不能成功演化,白羽称其持乐观态度,探索仍将持续。

2021年第三季度,优客工场轻资产收入同比增长275.9%,轻资产业务规模不断增长。

编辑:刘亚

中房报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毛大庆
0
0
评论(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Copyright2018-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690号-1

京公安备:110105020392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767558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