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地产 > 正文
退市进入倒计时:华业资本终难逃运营失利宿命
终止上市无疑对华业是雪上加霜。
商业地产  2019-12-11 09:26
A+
终止上市无疑对华业是雪上加霜。

退市进入倒计时:华业资本终难逃运营失利宿命

中房报记者 秦龙 北京报道


“已经竭尽全力了。”12月4日晚间,华业资本被暂停上市当晚,华业总经理钟欣这样叹息道,“终止上市无疑对华业是雪上加霜。”


这个因百亿应收账款诈骗案在退市边缘挣扎了一年多的A股上市房企最终还是没逃过退市宿命。随着公告的发布,沪市第2家、A股市场第7家面值退市公司诞生。


华业资本的退市意义不仅仅如此。在其退市风波的一年多里,关于华业退市事件引发了市场对于证券规则的广泛讨论,如涉及刑事案件的信息披露、豁免上市不灵活等;事件之外,它也让市场重新审视了这家企业与市场规则。


诈骗案的“蝴蝶效应”


华业资本12月5日公告称,公司于12月4日收到上交所《关于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公告称,公司股票从10月16日-11月12日,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上述情形属于股票终止上市情形。12月4日,上交所根据《股票上市规则》及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作出华业资本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


中国房地产报(微信ID:china-crb)记者查阅交易所上市规则发现,在上交所作出终止上市的决定之日后的5个交易日届满的下一交易日起,公司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的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在退市整理期间,公司股票进入本所风险警示板交易。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5个交易日内对其予以摘牌,公司股票终止上市。随后应当转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转让。这意味着,*ST华业将在2020年1月20日左右被摘牌。


华业退市事件堪称一场“多幕剧”。这场“多幕剧”由去年8月份的逾百亿元应收账款爆发重大风险引发。自此,华业资本财务危机持续发酵,债权逾期、股价暴跌、信用跳水、高管停薪、银行追债等等“轮番上演”。


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统计,近半年以来,华业资本4次出现股价连续10余交易日低于1元的情况,4次均“惊魂脱险”,但最终因10月16日至11月12日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低于1元触及面值退市条件。


与退市消息形成发差的是,就在今年华业资本的三季度财报本还表示,公司地产板块项目销售正常。10月31日,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房地产经营情况简报具体显示,2019年7-9月,公司房地产项目实现签约金额1.87亿元,同比增加1609.59%;实现签约面积0.43万平方米,同比增加516.3%。公司房地产自有物业出租面积为5.22万平方米,无租金收入。


但房地产方面的增收并未改变华业资本的基本面。同日,华业资本发布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公告中称,受公司应收账款投资业务逾期事件影响,公司2019年三季度单季因债权投资业务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及预计负债金额总计221,040.02万元。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因债权投资业务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及预计负债金额总计464546万元。截至2019年三季度财务报表批准报出日尚未到期的债权投资余额63124万元。


另外,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1.53亿元,同比下降96.73%,净利润亏损达50.49亿元。而同期*ST华业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48.2亿元。


陷入转型泥潭


这家市值曾超百亿、公司总资产超过两百亿A股上市房企,最终土崩瓦解“面值退市”,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一结局?


“华业资本退市的直接原因是其股票收盘价连续低于面值超过20个交易日而被强制退市,实则是由于转型失败和其企业内部治理问题。因为直接触发股价大幅下跌的原因就是经营业绩的大幅下降和诈骗案的‘蝴蝶效应’,但是之所以受骗和业绩大幅下降,无非是企业运营和风险控制体系出了问题。”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


“华业资本的最大问题在于转型失利,尤其是全面转型到医疗健康和金融领域后,由于连年亏损导致公司债务问题凸显。”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波也说。


回顾历史,据中国网报道,8年前的2011年,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华业开始涉足矿业开采,收购了陕西一个矿业开发公司。这是一次失败的转型。华业地产2014年年报显示,因探矿权、采矿权尚未达到开采状态,未能形成盈利,其投资的8家矿业处于亏损状态。


进军矿失利后,2015年,华业地产再次调整经营架构,将业务重心转向了医疗健康和金融领域,同时将公司更名为华业资本。同年1月13日,华业资本以支付现金2.15亿元收购了捷尔医疗100%股权,交易对手是李仕林。而这个李仕林就是百亿应收账款骗局中的核心人物。


彼时的捷尔医疗业绩表现一般。据公开数据显示,捷尔医疗2012年、2013年、2014年1-11月,营业收入分别为1.28亿元、1.72亿元、1.8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586.67万元、7079.83万元、6343.17万元。


公开资料还显示,华业资本在2015年和2016年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4亿元、20亿元, 2017年却急转直下,当年营收38.62亿元,净利润9.95亿元,现金流净额-18亿元;2018年营收48.87亿元,净利润-64.38亿元,现金流净额-11亿元。


直到2018年9月,华业资本突然爆发应收账款逾期事件,华业资本的系列危机爆发。“华业资本的问题是转型过快。”华业资本前董事长徐红也曾承认。


规则面前“人人平等”


华业退市事件引发市场对于证券规则的广泛讨论,如涉及刑事案件的信息披露、豁免上市不灵活等,有市场人士认为华业走到面值退市这一步非公司盲目扩张持续经营不善,而是突发性遭遇了百亿的应收账款诈骗。公司面值退市,相当于被处“极刑”。


与此同时,华业资本对自我的处境显得异常委屈。就在退市不到一个月前,华业资本还在争取豁免退市,钟欣在11月20日的媒体沟通会上介绍了几条申辩理由:由于公安机关办案的保密要求,未能及时披露追赃金额,未能使投资者全面了解公司资产负债情况;ST板块交易规则导致公司股东、债权人、潜在投资者在公司面临触及面值退市红线时未能通过增持实施自救;公司债权人多为国企央企背景,退市不利于债权人利益最大化。


彼时,钟欣最大的愿望是,争取监管部门允许华业暂停退市一年。无论退市与否,“破产和解、清偿债务都会进行下去,这也是公司管理层的一致决心,最大努力降低投资者债权人的损失。”钟欣表示。


但随着豁免退市作为华业资本最后一搏宣告失败,这场退市保卫战也彻底失败。根据规则,*ST华业股票将从12月12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期限为30个交易日,证券简称将变更为“退市华业”,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10%。退市整理期届满后5个交易日内,上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


那么是否应该豁免?“如果以交易所以此为由开启豁免退市的先例,那么此项退市规则额就有可能被以各种理由所突破,实际上是对公众投资人的不负责任。因此,我认为交易所拒绝以涉及刑事为由对华业资本豁免是合乎保护公众投资者这一大原则的。”柏文喜表示。


亦有业内人士表示,2012年退市制度改革以来,市场化、法治化的退市原则和方向已经确立。其背后的核心理念就是把好市场的出口关和入口关,真正建立起市场优胜劣汰机制。这也预示着,个案豁免在现行制度下并不具备可行性。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查阅上交所《上市规则》显示,对于出现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的情形的,交易所有权决定上市公司是否退市。不过,记者发现对于哪种情况下交易所应当决定退市,哪种情形下交易所可以决定不退市,上市规则并没有明确规定。


“上市规则并未表明何种情况下的可以豁免退市,况且此前也没有退市豁免的案列。”一位TOP10上市公司的证券人士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


记者注意达到,在退市公告中,上交所明确指出了原因,*ST华业公司基本面恶化,持续经营能力也基本丧失。公司内部控制失效,应收账款债权投资业务爆发重大风险,涉及多起债权及担保诉讼,部分资产和银行账户被查封冻结,2018年度公司亏损64.38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亏损50.49亿元,期末净资产为-48.20亿元,下属子公司违规为关联方提供大额担保,涉及金额达17.13亿元,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 秦龙 | 编辑:本站编辑| 2019-12-11 09:26

标签:商业 退市
展开全文
登录之后才能发表评论

热门评论(0)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